Paul和Nancy的中国情结

 

沈晓烜

 

   

一次见到Paul和Nancy这对美国老夫妇是在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简称“学生会”)举办的“国庆-中秋”晚会上,至今仍有印象的是当时Nancy穿着中国传统的唐装,在所有来宾中(包括中国学生),她的着装最中国化。当时我刚来到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遇见老外总是比较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主要是想锻炼自己的口语。在自我介绍时听到他们用中文说:“你好!”,并不觉得惊讶,好比国内的人见到不管来自哪个国家的老外,都冲人家喊:“Hello!”。但接下来Nancy说了一句:“你贵姓?”着实让我楞了一下,我还记得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脑袋里想的是到底用英语还是咱们的中文来回答她。

 

    对他们的进一步了解是后来从帮忙一些中国留学生搬家具的事情开始的,当时每次搬家具总是听到留学生们提到Paul的名字,每次也总看到他开着一辆年纪比我大的Pick-up truck(皮卡车)来运家具。原来Paul在学校所在镇上的一个教堂负责家具出借事务,他们收集附近居民捐献给教堂的家具,办了一个叫“家具租借银行”(Furniture Loan Bank),专门免费借给大学里的国际学生使用(这儿学校的学生家庭公寓不配套家具),Paul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还义务开车送家具和回收家具。因为在国际学生中我们中国学生最多,他和中国学生也就比较熟了,常常在中国学生挑家具时脱口说上几句中文,比如:“(要)小的桌子,还是大的?”,把中国学生们给惊讶了半天。也就因为他对中国学生的无私帮助,学生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在每一年我们举办的两个重要晚会中,即新年晚会和国庆-中秋晚会,都要以学生会的名义邀请他们夫妇参加。

 

    Paul和Nancy跟中国的关系可不只限在我们这些中国留学生的交住,随着我和他们的不断深入交往,我陆续从他们那儿听到了一些有关他们和中国的故事。在谈到有关他们和中国的故事之前,让我大概谈谈他们的经历。

 

    Paul 的全名是Paul Hubbe,Hubbe是他的姓,1924出生在纽约市一个德国后裔家庭,毕业于位于纽约市的Webb海军建筑学院。毕业后到菲律宾的美军基地服了一段时间的兵役,然后到MIT(麻省理工学院)读了一个工程硕士的学位。从MIT出来后,他作为工程师被派到德国从事一些救助战争难民的工作,两年后,也就是1951年,他返回美国的家,同年和Nancy结婚。在1986年退休之前,Paul一直在位于缅因州的大北方纸业公司工作,退休后他们搬到新罕布什尔州。在新罕布什尔州的退休生活中,Paul还攻读并获得了他的计算机硕士学位,这成了他的第二个硕士学位。

 

    Nancy出生于1927年,毕业于麻州的Smith学院,在哈佛大学当了三年的制图员后嫁给Paul,婚后随夫家的姓。结婚后她还从事绘制地图的工作,后来转到绘画上,并利用各种机会参加一些画家的创作研讨班来提高自身的绘画水平。但Nancy主要的工作还是抚养四个小孩,直到孩子们都各自成家后,她才得以解放自己,攻读了语言学硕士学位,同时继续从事她的艺术活动。Paul和Nancy两人现在都是当地艺术组织的成员,一起外出旅游绘画是他们退休生活的主要活动之一。他们还多次在附近地区举办颇有影响力的个人画展,一些报纸也争相报道他们的故事。

 

    他们和中国的缘分得从他们的家庭说起。Paul的父亲出生在中国的福建省福州市,当时他祖父就职于一家在中国从事贸易的德国公司。至今Paul还珍藏着一张历史照片,拍的是他父亲和他叔叔小时候和他们父母在上海住家的走廊里。Nancy的母亲毕业于卫斯理女子学院(Wellesley College),在学校就认识当时在那里读书的宋美龄。不过真正让他们对中国感兴趣却始于七十年代,在Nancy阿姨家里他们认识了来自中国的一对夫妻,其中男士的身份为访问学者,是来美国看望第一批赴美中国留学生中的一员。这对中国夫妻和他们谈了许多汉字的有趣故事,还送给他们一套黄山风景的明信片。汉字的魅力和黄山美丽的风景深深吸引着Paul和Nancy,他们下决心要学中文普通话,并一定要找个机会游览黄山。

 

    一开始,Paul夫妇跟着录音机学普通话,但是效果并不理想,这让他们非常沮丧,几乎失去了学普通话的信心。幸运的是他们退休之后搬到了我们大学所在的镇Durham,有机会到学校上正规的中文课程,同时通过中文老师认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和朋友。他们尽可能地抓住一切机会与中国朋友交流。有一次,北京警察学院的副校长和三位同事来参观这里的几所监狱,顺道来参观他们学中文的班级,Paul和Nancy就邀请中国来的这些客人和他们班的同学到他们的家里作客。

 

    Paul告诉我,他们夫妇一共去了中国两趟,这两次的中国之行不仅给他们留下了极其深刻及美好的印象,也对他们增进对中国的了解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他们访问中国的计划虽然经过多年的酝酿,但一直未能成行。直到1990年,Paul夫妇才终于实现了游览中国的梦想,第一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他们先去了桂林,桂林山水秀丽的风光让他们流连忘返,那如山水墨画般的景色更激发了他们艺术创作的无尽想象。之后,他们走访了中国的几个古都,如西安、洛阳、开封、南京等,其中在“牡丹之都”洛阳他们不仅参加了洛阳牡丹节,而且对那里的人民印象尤为深刻。在公园里,年青人围着他们,向他们学习英语,并且询问他们对中国的看法,他们被中国青年这种好学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如今他们家的花园里还种着几株牡丹花,每到牡丹花开的时候,他们不由得回想起当年的中国之旅。这趟中国之行还实现了他们多年以来登黄山、观日出和云海的梦想。他们登上黄山之颠,看到了云蒸霞蔚的奇妙景象,并同许许多多的中国游客一起欢呼、迎接太阳的升起,而这些记忆让他们至今难以忘怀。最后,他们来到了北京。北京是他们一直向往的地方,他们参观了北京的许多历史古迹。在万里长城,他们到了大多游客没有走过的地方,看着那些残垣断壁,领略着长城的雄伟和历史的沧桑。而故宫博物馆的收藏品则让他叹为观止,深为中国的历史文化所折服。

 

    如果说Paul夫妇的首次中国之旅让他们见识了中国的秀美山川和古都的历史韵味,那么1995年他们第二次的中国之行则让他们更多地感受到了中国各地的民俗风情。

 

    1995年之行,他们先到贵州参观苗族居住区,对那里独具特色的梯田和木屋倍感兴趣,也深深被当地人民健康、乐观的精神所感动。他们还去了云南傣族的乡村,不但受到傣族人的热情款待,还欣赏了傣族舞蹈和参加具有浓郁民族色彩的傣族泼水节。这次旅行他们又游玩北京,特意到北海公园挥毫作画。现在他们还津津乐道当时在天安门广场同很多中国人一样放风筝的故事。当时,Paul夫妇不懂得如何放风筝,第一次放飞失败了,广场上其他放风筝的中国人见此状况,都热心拥上来给他们建议,并帮助他们将风筝成功地放飞上蓝天,望着自己的风筝同其它的风筝在天上争奇斗艳,Paul夫妇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在Paul的家里,收藏着许多来自中国的纪念品。其中一部份是他们到中国各地旅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些则是在这里的中国朋友送的,有风筝、对联、中国结、二胡、芦笙、汉马等等,对每一件礼物,他都能说出一个故事,由此可见Paul对中国朋友友谊的重视及对这些中国纪念品的珍视。

 

    看着这些纪念品,Paul不止一次的说过,如果身体条件允许,他真想再到中国走一走,其中“风筝之都”潍坊是他们的目的地,还有长城入海处山海关。同时他们还想再到中国的西部走走,更多地看看中国西部的发展和悠远的文化和历史。

   

    Paul夫妇对中国友好情谊,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们的子女。Paul的大儿子Martin目在北卡罗莱那州立大学的造纸化学系当教授,他能说一口比较流利的中文,也曾经到过中国作访问学者。Paul开玩笑说,他这个儿子从来都非常独立,不听从父母的建议,就只有在对中国的兴趣是“子承父业”。

 

    在去年(2003年)的中秋晚会上,Paul带来了中国朋友送给他的二胡,拉起了脍炙人口的《世上只有妈妈好》,令在场听众无不为之鼓掌叫好。虽然他的演奏还不是很流畅,但是大家都能从那二胡透出的旋律里感受到他对中国的那份特殊的感情。这份感情让我深深感动,内心不禁祝愿他们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情谊世代永存!

 

照片说明:

照片一:Paul和Nancy在他们的家里,照片二:收集的中国手工艺品